第九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33)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33)

    2020年8月4日(卅三)更糟糕的是,半坐在地上的我一被捉起两隻脚来,整个人的重心就向后仰,因此很轻易的就被他们推倒在地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一倒下,这群飢渴的恶狼们就迫不急待的骑到我身上,捉住我肩膀的男生扳住我的两个肩膀把我往下压,试着阻止我起身。抓住我手腕的两个男生一人抓着我一隻手腕往外拉,想把我固定成大字形。我哭喊着用力的想要挣脱他们的压制坐起来。但我人小力微,根本挣脱不了。只能躺在地上勾起脖子,看着我左右两隻被掰开后拉起来亵玩的丝袜脚中间趴进来一个男生,他身上的布料粗糙的磨擦着我的肚皮和腿根。

    “别挣扎了,我们兄北们一见到妳就喜欢上妳了。”这个男生趴到了我身上,用双手捧住我的脸让我直视着他。又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包厢裡的景象从我眼前闪过,我看着眼前那张丑陋的脸,竟然一下是大支,一下是小伟,一下子又是矮个,又是阿大、臭肚。我怔怔的看着几张脸在我面前交替着出现,同样的看到从在那裡蠕动的两片嘴皮裡发出了声音:“跟我们交往吧……不是,跟我们交配吧!我们保证给妳吃香喝辣。吃香嘛,就是拿我们很香的鸡鸡给妳吃。”

    也不管我是否被噁心到,眼前这两片暗红色的肉片继续蠕动着对我发出声音:“至于喝辣嘛……哼哼,我们都存了满满的豆浆准备要喂妳喝。”

    那两片薄唇说完之后似乎觉得自己的噁心很有趣,邪恶的咧开向两边上扬。接着一隻手摸了摸我的脸,又拨了拨我的头髮,然后两片薄唇又开始蠕动着发出声音:“当然我们一定会把妳上下的两张嘴都喂得饱饱的。”

    话音刚落,眼前的两片薄唇忽然从我的眼前远离,化成一具穿着吊嘎套着花衬衫的男体,他直起身来掏出了自己的阴茎,把鸡鸡握在手裡在我面前晃啊晃。“这麽大,喜欢吧?女人都喜欢这麽大的。上次有个上晚班的柜姐就被我们的大鸡鸡玩到开心的昏倒。”

    我看着眼前的那隻鸡鸡,跟大支、臭肚他们这些人的一个样:硬挺、粗大。虯蟠的青筋曲张在矗立的棒体上,在昏黄路灯照映下昂举起怒涨成赤红色的龟头,散发着汗水、尿垢以及种种不明来源臭气混合的味道。浮动在空气中的男性生殖器的味道还有眼前绝望的情境触动了我的记忆,想到曾经被同样庞大残暴的东西穿刺到身体裡面的痛苦屈辱,我吓坏了,整个情绪溃堤,开始拼命的挣扎,放声大叫。

    “啊……!啊……!”

    之前在ktv裡面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我的眼前闪过,我叫得越发的歇斯底里。

    暗巷中迴盪着我绝望的叫声。但都会中心的商业区在夜班结束之后就是一片死寂,人群早都随着下班时间的人潮回到了自己的家裡,除了少数廿四小时营业的店家之外,可以说我所在的地方基本上是一座空城。也因此这群混混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当街挟持我,也不怕我求救。只不过当我尖叫的时候,还是会惹得他们不耐烦。

    “吵死了!堵住她的嘴!”有人不耐烦的抱怨着,在我头上方的男生立刻压住了我的嘴。碍于嘴巴被堵住,我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响,但我还是在他们的压制下拼命摇头,一边泪眼汪汪的看着腿中间的男生逐渐把脸逼近我,一边扭动身体挣扎。简直就像再经历一次ktv裡臭肚帮助矮个轮暴我的过程。那时候我也是像这样看着矮个爬到我身上来,像这样拼命的摇着头向他哀求,像这样恐惧的看着他在我的两腿中间把他软蔫的鸡巴插进我的身体裡来。

    爬到我身上的男生跟在我头上方的男生换手摀住我的嘴,然后我感到在我踢蹬的两腿中间被什麽东西掏了一下,之后就看到一隻沾满我阴道分泌物的手伸到我面前“看,妳这是什麽?闪亮亮喔!”

    这隻手上沾满黏液的五根手指头在我眼前搓捻着,同时压在我身上的男人淫淫的笑语声传来我耳边:“上面的嘴巴说不要,下面的嘴巴已经哈到流口水囉!根本是口嫌体正直!”

    “哈哈哈哈,还用说吗!大半夜穿的这麽少在街上卖骚,分明就是想找人干嘛!”旁边的人也跟着一齐嘲笑我。

    “现在有六个人一起来满足妳,一定觉得很爽吧,对不对?”

    我耳裡听着他们羞辱的言语,眼裡看着自己不争气的淫水黏稠稠的在他的手上又晶晶亮亮的闪动着淫乱的光辉,还因为搓揉而在他的指尖牵着丝,心裡有苦说不出。默默的又从眼中流下泪水,对自己有一个淫荡的小穴而难过到说不出话来。

    身上的男人接着放开了摀在我嘴巴上的那隻手,捏住我的下巴把沾着我淫水的手放到我的鼻子下,说:“闻一闻,说说看,自己的味道是什麽?嗄?”

    我气的扭过头去,拒绝他的羞辱。但他似乎觉得好玩,扳住我的下巴再一次把沾着淫水的手指放到我的鼻尖下,又说:“喏!闻闻看,嗯?自己的味道是什麽?”

    我再次扭过头去拒绝他的羞辱。但他一直扳住我的下巴试图固定住我的头好让我去闻他沾着我淫水的手指头。我左摇右躲,死都不肯去闻他手上让我感到羞辱的味道。

    这下他似乎恼羞成怒了,一把抓住我的头髮,把我的脸抬起来,用他沾满淫水的手指头逼在我的鼻尖下,用力抖动着我的头,斥道:“妳闻啊!妳闻啊!闻闻看自己的味道是什麽?”

    “啊啊啊……”我在他的暴力下蹙紧了脸眉,发出哀鸣。他看着我的窘样,“哈哈哈哈”的笑了,接着脸一变,对我说道:“我告诉妳,妳的味道就是一个字,骚!”

    他收了手,不再硬逼我闻自己的淫水,但是却捏住我的脸颊,把沾着我的淫水的手往我嘴裡塞:“嚐嚐妳自己的骚味,嚐嚐妳自己的骚味!嚐嚐看妳自己有多骚!”他一边把手上的淫水涂到我的嘴裡,一边羞辱我:“骚的这麽犯贱,让我们干……刚好而已!”。

    …樶…薪…發…吥………除了目眶含着眼泪的我以外,大家看到我窘迫的样子似乎都很满意,每一个都发出了刺耳的笑音。我恼羞成怒,噙着眼泪,一张嘴就往他的手上咬了一口。

    “啊!”他惨叫一声,向后弹开。我顾不得呸吐出嘴裡自己骚臭的淫水,立刻趁其他人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转头把按住我的肩、抓住我的手的手上都各咬了一口。

    “哎呀!”

    “啊!”

    “妈的!妳咬人啊”

    一时之间他们的惨叫声此起彼落,不由得纷纷鬆开了抓住我的手。我立刻抓住机会翻身爬起,转身向后没命的奔跑。

    但我忘记一件事────还有两个男生正在玩我的丝袜脚。

    所以在我一跳起来拔腿狂奔的时候,他们两个立刻就近伸手抓住了我的脚,我立刻就被绊了个大马趴,摔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他们两个也不閒着,立刻拽住爬在地上的我往回拉。粗糙的水泥地面刮伤了我柔软的乳房跟肚皮,但我仍拼死命的尝试做最后的挣扎。

    “快,把她抓起来!”有人吆喝着。于是一群人立马扑了上来,我立刻又被他们七手八脚的按在地上。

    “干!妳还跑?还跑!”

    一个男人揪住我的头髮往我的头上捶了两拳,另外一个男人过来在我肚子上踹了两脚,我立刻软哩叭叽的趴在地上动也动不了了。

    “妈的!这妞会咬人。来,找个东西把她嘴巴堵起来。再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把她绑起来,别再叫她跑了!”一个傢伙跪到我的身边,捉住我的双手,同时膝盖压制住我的脖子,像个头头一样的指挥着众人去找东西绑我的手跟堵住我的嘴。

    “拿这个就好!”

    另外有个人来到了我的后方,一脚跨过我的屁股蹲了下来,伸手拽住在我腰上的紫色透肤丝袜,接着抬起我的屁股又往下一拉,就把包覆在我臀部的细滑丝袜从我腴圆的屁股蛋子上除下,接着又扯着这部分的丝袜往下拉,三下两下就从我颀长的双腿上剥下了我的紫色丝袜。

    这人从我脚上剥除了我的紫色丝袜之后,将它交给了压制我的人。接着就把着我的两胯往上再一拉,我的屁股一下就噘得朝了天,露出了躲藏在腿缝中间的两瓣大阴唇跟一朵小菊花。

    我无力的回手想要搪拒遮掩,却被人扭了双手别到背后。接着我听到一阵布帛的撕裂响,别在身后交叠的双手就给丝织物缠绕上。原来是他们把我的紫色丝袜撕做两条,一条在我背后用来将我的双手紧紧的反剪捆住。另一条则在我眼前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它被从中间对折,然后被拧成一个紫色的球形打结。接着他们把这个紫色的球形塞进了我的嘴裡,再用多出的部分勒上了我的嘴,拉到我的脑后打了个结。这下子我就只能呜呜叫,不能大喊也不能咬人了。

    在我身后的人在我被制服之后也不客气,抱住我的屁股就弯下腰来把嘴唇凑上了我的阴户一阵亲吻,他不但用双唇摩挼我的狭缝,还把舌尖深入了我的阴户裡面舔舐我的小穴黏膜。我被他湿热又不断在蠕动的东西鑽入了小穴裡面上上下下的一阵摆弄,挠得全身都麻起了鸡皮疙瘩,忍不住想要挣扎。但被反剪的双手跟脖梗上的重压使我的活动受到限制,只能跪在地上,脚跐着水泥路面一个劲的扭着屁股,嗯哼嗯哼的发出呻吟声。

    “肏妳妈的屄,妳又来骚劲了是不是?!找死啊!”背上压着我的男人不满意的喝斥着,同时膝上一使劲。我立刻感到呼吸困难,有如担负了千钧重担,动弹不得。只能趴在地上喘着大气接受他们的蹂躏。水泥地粗砺的砂石搓磨着我的脸蛋,冰凉的寒气沁入了我的肌骨,而恶狼们粗糙的手掌,也摸挼上我的皮肤。

    “他妈的这妞皮肤真白啊!摸上去嫩乎乎的跟豆腐一样。”一个男人一边在我噘起的臀部跟光滑的腰上背上抚摸,一边说:“细滑得像是用点力就会破掉。”

    这时候虽然我看不到有谁,但是也知道其他的男生们也正陆陆续续的靠过来加入凌辱我的行列。因为我视线周围出现许多双蹲踞的腿,我的娇躯底下伸进许多不同的手。这些手掌不但握住我胸前垂挂的奶子抓揉,还不断的弄抚我肚皮、腰部、臀部等处的光滑肌肤。

    “妈的,这个妞奶奶也很软啊,热呼呼的像捏个刚出笼的包子。真的很软,感觉怎麽摸也摸不够。”正在舔我阴户的男人说。他把把在我腰上的手往前一伸,就顺着我的腹皮挼上了我的乳房。他把鼻尖埋在我的股沟裡磨蹭,用两隻手掌在我的两粒奶子上反覆的抓揉,同时用食指抠着我的奶头说:“两颗奶头像葡萄乾硬硬的。”

    “是啊,这奶真棒!怎麽摸都摸不够!”压制我的男人跟着附和。他在压制我之馀也腾出一隻手伸到我的身体下面握住我像垂露一样挂在胸前的双乳抚揉。他一下握挼我柔软的乳房,一下又抚扪我细软的肚皮。这个男人除了揉我的奶之外,还用一个膝盖压住我的脖梗,并且用空出来的手抓着我的头髮压住我的头,把我的脸按在冰冷又粗糙的水泥地上,让我只能乖乖的任由他和其他的男人猥亵。我虽然被摸奶摸得不甘愿,但却因为脖子被压住,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只能跪着趴在他的膝下而无法反抗。

    “好痛!呜呜呜……,好痛!”

    我哀哭着蠕动被制服的身体,无效的迴避着这些混混在我身上搔弄的手掌,胸腹间被水泥地面磨擦的伤口因为他们猥亵的摩娑而更加的疼痛,加上肩颈上膝盖的重压更使我益发的不舒服。但因为嘴巴被丝袜结成的口球箝勒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声,在心理面悲鸣,无奈的感受着自己不争气的小穴被男人舔得淫水从裡面一股一股的向外冒。

    “嗄,湿了!妳想要了对吧?”

    舔我阴户的男生扶着我的屁股说。我根本不想要,但我湿淋淋的阴户却令我无法辩驳。他直起身来,顺势把一条腿伸到我的两腿当间,用膝头分开我两腿。之后他又用大腿顶住我的大腿,让我不能夹住双腿。然后伸手解开他的裤带,连着长裤和内裤的裤头一起往下扒。

    我当然知道这表示什麽意思,这就是说我又要被侵犯了。我大声的哭了起来。想要拒绝却因为脖子被压住而摇不了头,只能拼命摇屁股,不给他有插入的机会。却没想到我摇动的屁股碰上他贴着我肉穴的龟头,反而让他膨大的鸡巴被刺激得变得更高耸、更伟昂。

    “小屄秧子挺急的嗄!屁股摇得这麽厉害!呵呵呵,别急啊!”他笑着说:“我们先来看看等等要给人抽插的小穴,再来试试看插进去的滋味如何。”

    说着他用手抚着我两瓣月牙儿似的屁股,然后摸到了中央的凹陷上,抠住了我的屁股肉。我啊啊啊的哭了起来,却阻止不了他用力的将我屁股肉掰开:“小屄穴也挺白的嗄!很紧緻,摸着真嫩,干起来不知道怎麽样。”

    他说着,继续用手指扳住我的阴户掰开了我的小阴唇,说:“啧啧啧,小洞洞裡面都被看到了呢!没见到处女膜,给人干过了吧?”

    我哭的更大声了,除了羞耻,还感觉到受辱。

    “不知道给几个人干过?鬆了没有?”他自顾自的说完,就顺手把指头插进我的两瓣肥嫩的大阴唇中间抠挖了一下子,然后把沾满我湿滑淫水的指头在我噘起的屁股上揩了揩,说:“塞进两根手指有点紧,塞进一根鸡巴应该会很妙”

    “呜!呜!”听到他说的话,我越发的着急起来,禁不住得大声哭号,屁股也摇得更厉害了。但我被自己的紫色丝袜填住了口。被口水浸润过的丝袜膨大起来就像个塞子一样堵满了我的嘴,令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算我再大声的哭喊,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用含煳不清的声音讨饶。

    “听不懂妳说什麽啦!”他扶住了我的屁股,挺起了他的凶器,不慌不忙的将顶端那个膨胀的球体抵在了我被掰开的小淫穴口上,说:“不过小骚货别急,哥哥的鸡巴这就来了啊!……说说看,妳想要哥哥怎麽样玩妳呢,嗄?”

    我知道再多的眼泪也阻止不了他的阳物进入我的身体,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呜呜的哭泣,流下更多的眼泪。